日安,這裡是鏡玥

歡迎你來到我的二創小天地

下面是我的連絡方式、既刊通販及刊物歷

 

【連絡方式】

e-mail:mirror0429@gmail.com

噗浪:https://www.plurk.com/mirror0429

台灣同人誌中心: https://www.doujin.com.tw/authors/info/mirror0429

 

【既刊通販】

鏡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TO:一也

    生日快樂,今年不能幫你慶生。

    一個人獨自生活一切小心,好好照顧身體。

 

走出電梯的那秒,聽見手機提示音的御幸一也從牛仔褲後面的口袋抽出手機,在走廊看完訊息,嘴角淺淺上揚。

晚點回傳吧。

他想著,將鑰匙插進鎖頭,轉動發現公寓門沒有上鎖。思考不過一秒,他壓下門把、推開大門。

「我回來了。」

「歡迎回家──嗚哇!」

屋裡傳出慘叫,御幸快步走到聲音位置,「澤村!」

文章標籤

鏡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章標籤

鏡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是否滿18?(Y或N)
  • 請輸入密碼:

中午短暫的休息時間,校園角落的樹蔭底下,少女羞怯的臉龐,以及往少女走過去的男孩。

根本就是少女漫畫的情節。

不經意地從窗戶撇過去看見這幕的澤村榮純忍不住如此心想。

「呿,又是御幸那傢伙。」伴隨厭惡的語氣,倉持洋一手肘壓在澤村肩上,前不良少年的凶惡眼神瞪著朝綠蔭邁步前進的輕浮四眼。「自從引退之後這是第幾次了?」

「這就是青春啊!青春!」一同出現的前園健太發出如同熱血教師般的感嘆。

「你們這些傢伙,棒球社的青春應該揮灑在球場上!」

「引退了就別再說那種話啦!」

看了眼吵吵鬧鬧的兩位前輩,澤村移開視線將目光再一次投射到樹蔭下;蔥綠的樹葉巧妙地將告白的場景掩蓋大半,把所有不安好心的窺伺視線給遮掩開來。

 

──「……真羨慕。」

文章標籤

鏡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局下半,青道落後一分。

輪到青道攻擊的回合,一人出局,二壘有人。

澤村榮純坐在板凳區的陰暗處調整呼吸,吸汗用的毛巾蓋在頭頂,遮蔽掉他大半視線。

低著頭,眼前的景色侷限在白色毛巾之間,目光所及的只有自己交握的雙手,焦距隨著呼吸動作前後,視覺在模糊跟清晰擺盪,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拉離在帷幕之外,隊友的聲援聲變成透過好幾層布幕傳來的悶響。

汗水嗎?總覺得視線越來越模糊了。

恍惚間,他似乎聽到外面觀眾的驚呼聲。

有人出局了嗎?現在是第幾棒?

模模糊糊的想著,除此之外也沒有更多的力氣能將自己拉起。

好累……

在他覺得快不行的下秒,那個聲音倏地闖入他的世界。

文章標籤

鏡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是否滿18?(Y或N)
  • 請輸入密碼:

第七局結束後的中場休息時間,今日表現優異的先發投手站在休息區靠觀眾席的那側跟幾個來觀賽的小孩正在聊些什麼。

從背影也看得出來那傢伙現在得意過頭了。

御幸一也有點不滿。

幾個硬球從觀眾席丟了下來,差點砸到站在休息區的搭檔肩膀;險險躲過球的投手本人生氣地高舉拳頭抗議,得到小孩一陣哈哈笑聲,無可奈何的搭檔似乎嘟嚷了幾句,然後還是乖乖地接過麥克筆、撿起球,彆扭地將硬球夾在右手跟腰部簽名。

他走了過去,彎腰拾起另一顆球,攬住投手的肩膀,靠在對方的肩上看著他簽名的動作,「在幹什麼,澤村?」

「呦,御幸前輩。」低著頭的澤村榮純正跟簽名球奮鬥中,「這些小孩想要今日的英雄-澤村大投手的簽名,所以在下我呢正在幫他們實現這個小小的願望。」邊說邊露出了不起的表情,鼻子都翹起來了。

什麼大投手啊,笨蛋。

斜睨了眼混在小孩中的女性,御幸一也清楚看見女性眼中透出的崇拜。

其中一個小鬼的姊姊嗎?

懷中的澤村突然站直身體,御幸快速出手將澤村的簽名球搶到手,「簽好了?我看看。」

文章標籤

鏡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鑽石王牌ACT.2_256衍伸

 

 

「為什麼忽然不開心了?」

澤村榮純停下腳步,在那個人呼喚他的同時轉身將目光投向對方。

「澤村。」御幸一也站在走廊的另一端用隊長的口氣關心他。

看著露出平常表情的御幸,澤村馬上想起剛剛在食堂發生的事。

不過也就是沒有理會硬擠在旁邊的煩人四眼而已,馬上就跑來質問的隊長太小心眼了,明明什麼都不願意跟他說。

撇開眼,澤村刻意躲過御幸的注視,「不……」他猶疑了一下,還是什麼也沒說,「沒什麼。」

他聽見御幸呼氣的聲音,轉動眼珠,瞥見眼角的御幸一臉不耐煩地抓撓著頭髮。

文章標籤

鏡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澤村榮純瞪著眼前的大門。

從高校棒球引退,跟隨信賴的捕手前輩腳步進入相同大學就讀了兩年,同時也在外獨居的兩年,澤村第一次覺得公寓的大門是如此沉重。

踏著重重的步伐,甩開沒鎖的門,金屬門撞到牆壁的激烈聲響迴盪在狹小空間裡。

房裡的傢伙聽見騷動從隔間後露出身體一部份的瞬間,澤村立即朝那個身影大喊。

「御幸一也!」

「喂喂,回到家的第一句話不應該這個吧。」

從單人公寓附設的狹小廚房中探出頭的御幸一也手上拿著鍋鏟,非常有居家氣息。

雖然這間小小的單人公寓根本不是他家。

低下頭,從小的家庭教育讓澤村有做錯事情的自覺,彆扭地擠出難看的表情,「唔唔唔,我回來了。」

「乖孩子。」御幸一副哄孩子的語氣。

文章標籤

鏡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